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活动 > 正文

陕 西 省 卫 校 医 士 161 班 毕业40年聚会散记

【来源:    |   发布日期:2017-11-22 】

2017年10月21日,省卫校医士161班同学毕业40年之后在西安举行了第一次聚会。至聚会之时,52名同学中5位同学已经因为伤、病去世,34人到会,13人冗事不能脱身。

省卫校医士161班,1974年10月进校,1977年7月离校,是一个有特殊纪念意义的班级。因为她是我们国家医学教育政策调整,中等专业技术学校不再开设临床医疗专业和在工农兵当中推荐招收中专临床医疗专业学生的最后一届学生。

三年寒窗。

40年前,全班52名同学从陕北、陕南、关中齐聚西安陕西省人民卫生学校。他们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优秀儿女,是在广阔的、大有作为的农村经受了锻炼的先进代表。他们贯彻落实毛主席:广大农村大有作为,知识青年要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指示,有从北京上山下乡插队落户陕北革命圣地的知识青年,有回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地方青年,有部队复员军人;有高中毕业生、还有初中毕业生

在学校的三年里,同学们身兼工农兵学员上、管、改的重任。学制改革、教学改革、教材改革我们都参与。同学们克服学校文革后期恢复教育阶段的困难。宿舍没有暖气,大家就铺着草帘子防寒,教室里没有暖气,大家就用跺脚抵御寒冷。炊事班人手不够,同学们就利用课外时间分批帮厨。1975年周至县流行性出血热暴发流行,社会上“谈出血热色变”,甚至忌讳说出“出血热”三个字而用“瞎瞎病”替代。群众惊恐,投亲靠友,远离故土,田禾荒芜。我们毅然深入疫区,宣传防病知识,配合乡、村卫生机构防治,帮助农民秋收。全然不顾自己出门入户吃百家派饭,深入田间与“黑线姬鼠”抢夺食物(玉米、豆类),身居漏雨危房,同撑雨伞而眠。1976年唐山地震,大批伤员转运陕西,同学们被学校一封急电从暑假中召回。分散到相关医院配合治疗唐山地震伤员。频繁余震中坚守岗位不离弃,简易地震棚里生活居住不计较。做医助、做护理、做司药、做后勤,不分专业、不讲专业,不计报酬一心解除伤员痛苦。学校药厂制作“国桐片”降压药的原材料告急,同学们放弃休假,不计报酬与辛劳,战酷暑、抗风雨为药厂采集梧桐树叶。

40年奋斗。

40年间,这些同学多数处在基层一线县乡两级,他们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努力工作,全力奉献。为陕西乃至国家的医疗卫生事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有的成为享誉一方的儿科专家、妇产科名医、外科一把刀、医学美容名家;有的成为省级三甲医院的专家学者、技术顾问,名誉满城;有的发展为三级甲等医院的科长,二级医院的院长,有的成为县公安战线、干部管理的局长,有的成为省级单位的副巡视员,国家级行业专家、政策顾问。他们没有辱没省卫校的牌子,没有玷污母校的声誉,他们为母校争得了荣誉。

40年后,医士161班首次聚会。34名同学从不同的方向会聚西安。他们全部进入了退休队伍。一些同学还在继续发挥余热,一些同学已经在配合家庭,从事管理教育第三代的重任。

昔日的俊男靓女、帅哥靓妹今天变得老态初现。岁月的痕迹刻上了曾经俊秀红润的脸庞,历史的沧桑注入了他们浑厚的话语和稳健的步伐。同学们在期盼中出现,在凝视中握手,在惊呼中拥抱。喜悦挂上眉梢,喜泪润满瞳仁,喜庆填满大厅。让我上下打量看看你的身体,让我分享你的幸福与快乐,让我分担你的痛苦与忧愁。这是同学?不!这是兄弟姊妹!

睹物思人。

学校校友会派来了接送同学们参观新、旧校区的大巴车。

参观生命科学馆1

参观生命科学馆2

临床医学院参观

走进老校区,看到那苏式建筑风格的教学楼。同学们思绪满满。在楼北的原动物饲养室旧址,当时的“右派分子”庄老师,是他第一次在动物饲养室给野蛮提取实验动物的同学们讲解关于对待动物的伦理以及实验动物的康复。就在教学楼北二层的教室里,同学们接受了简单系统的医学基础教育,在北三层的病理实验室、生物实验室同学们懂得了许多医学科学的知识。在北一层拐角的原解剖室旧址,同学们想起了难以忘怀的魏鑫源老师。他那娴熟的解剖知识,生动的讲授方式,不厌其烦的教学态度,仍然历历在目,难以忘怀。他曾为一级战斗英雄麦贤德重建头颅骨模型供手术示范,他常告诫我们一句话“解剖不清楚的人不会是一个好医生”。

我们深知,40年前的陕西省卫校,是惨遭文革毁害,开始恢复元气的时代,他还想恢复到60年前 “亚洲第一卫校”的称号。然而,就是这样,学校当时给了医士161班多多的关照。师资尚在恢复中,学校就安排当时最优秀的老师给医士班上课,解剖魏鑫源老师、病理边思颖老师、药理石琳老师、内基迟瑞老师、微生物李生彦老师、内科杨存葆老师、外科穆千里老师等等。实验室挖掘潜力,为医士班每人安排一台显微镜。解剖室创造条件,为医士班4人一组安排尸体标本。

我们今天仍然感谢、感恩学校对我们的重视与照顾。我们始终清楚的记得,老师们的谆谆教诲“你们一定要学好知识。”“你们面对的是鲜活的生命,是殷切的期望,是十分的信任。”“你们要对得起患者生命的托福。”

大巴车经过喧闹的城市和拥堵的东二环,进入了新的西安医学院校区。迎面而来的图书馆,顿时让大家羡慕和惊呼:我们那时候有这样的图书馆该有多好呀。校园内洁净的环境,宽敞的道路,林荫大道,小桥流水,都让大家耳目一新:我们的学校升级了、变了、现代化了。

在临床医学院的仿真教室,王院长陪同大家参观,同学们看到那么多、那么高级的安妮、大卫示教模具,感叹我们当初简陋的示教,感叹如今学生的良好教学环境与条件。想起我们为了听到“二尖瓣杂音”“奔马音”,而在一个听诊器头上链接8个听诊器,病儿恐惧我们尴尬的局面。在人体科学馆,大家看到各个切面的标本、血管、淋巴、神经塑形的标本,感叹现在的条件太好了。可到外科手术示教室里练习“打结”的同学们,同学们感叹,看现在的示教室,宽敞明亮,设备齐全,太好了。回忆我们当初为了练习打结,就只能在自己的被子上抽出缝线练打结,在自己的裤子上穿针引线练打结。大家议论,不学好知识,有愧于这个条件。在气象仪、基因测序仪、药动力学记录仪等高级设备实验室,这些当初只有细胞概念的学生,他们完全被精密的仪器、科学的发展,科技的进步所征服。大家共同的认识是:与其说参观,其实是一次再学习。

返程的大巴车上,大家为我们学校的发展深感高兴,共同议论改革发展带给我们的真切实惠。大家坚信,在党的正确教育政策指导下,在新的西安医学院师生的共同努力下,西安医学院一定能够成为陕西乃至西北和全国的一流大学,一定能够培养出更多更高级的医学实用人才。

祝愿母校蓬勃发展。祝福校友幸福快乐。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